河道闸门开关被挡 顺河高架下违建或影响西圩子

  • 时间:2021-03-12 20:51
  • 作者:mg视讯
  • 阅读:

  “搞违建的这帮人硬化地面时,把防汛用的电缆埋在下面了,如果电缆出问题,闸门就没法正常开启。”5日,知情人曝料称,顺河高架下的违建若不及早拆除,可能会影响西圩子壕防汛。

  3日、4日,本报连续报道了顺河西街东侧人行道内,有人打着“黄河路桥”旗号搞违建,有人打着“济南城建集团”的旗号设置围挡长期占据人行道。黄河路桥、济南城建有关负责人均出面澄清。天桥区城管执法局称前期已经对该违建立案,目前正在走强行拆除流程。

  5日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,原本挂着“济南城建集团”牌子的围挡已经拆除,只剩下多个板房。板房内的一名男子透露,他在这里看门已经一个多月了,这里本来有一二十名工人,打算检修顺河高架,但不久前工人已经撤离,建起的施工围挡则一直占着人行道。“昨天下午来人把围挡搬走了,没告诉我为什么。”他说。

  记者注意到,被拆除的围挡只是一段,顺河西街少年路路口南侧仍有一段数十米长的围挡。围挡上印有“天桥市政”字样,里面堆放了钢管、木材、机械等设备。5日下午,天桥区市政部门相关工作人员说:“十几天前,我们在少年桥南侧人行道扎了围挡,准备在西圩子濠河道上再建设一座桥梁,计划设计桥梁宽度15米,届时可能会占用顺河东西街部分车道。”

  施工设施入场后,为何迟迟未见施工?该负责人表示,最近下雨较多,河道水位有时会暴增至施工桥面,影响施工安全,汛期过后再进行施工。他称,其余的围挡非天桥市政所有,“什么单位在施工,我们不清楚。”

  8月1日的强降雨曾导致西圩子壕河水暴涨,漫过桥面约10公分。知情人透露,违建旁边设置的围挡内,也挡住了西圩子壕河道里一处闸门的控制开关。记者在顺河西街少年路路口北侧的西圩子壕河道内看到,一处约2米高的闸门已经关闭,知情人透露,一旁违建的围挡内就是闸门开关,开关下面则被违建方硬化的路面给埋上了。

  全面二孩政策推行后,女性从业者占比较高的单位,尤其是幼儿园、中小学、医疗护理等,均面临着女性扎堆生育的高峰。各地为保障女性生育权,纷纷延长产假时间,不少单位“产假式缺编”的情况愈加突出。一方面是保障女性合法生育权,另一方面是维护单位正常的工作秩序...[详细]

  7日(周日)上午9:52,农历七月初五,将迎来立秋节气。不过,立秋可不是入秋,气象学上,连续5天日平均气温低于22℃才算入秋。就目前来看,进入8月以来,济南的日最低气温都在22℃以上,根据往年经验,入秋时间一般在9月份左右。[详细]

  众所周知,趵突泉是济南市区喷涌量最大的名泉,珍珠泉是济南市区泉池最大的名泉。鲜为人知的是,入夏以来几场大雨过后,如今在济南郊区,竟然出现一处喷涌如趵突泉,泉池比珍珠泉还大的名泉,它就是沉寂多年的白泉。[详细]

  近日,济南某高校学生小张遭遇了烦心事。暑假他和同学到章丘唐人中心售楼处兼职,45元一天,说好5天一结,眼看要发工资了,小工头却带着17525元工钱跑了。他们到派出所报警,却被告知这属于经济纠纷无法立案。[详细]

  本报记者刘伟8月5日发自里约万众瞩目的里约奥运会开幕在即,不过对中国女排姑娘而言,为了给备战让路,她们不得不放弃参加奥运会开幕式。事实上,因为女排比赛基本上都安排在开幕后的第一个比赛日,中国女排缺席奥运会开幕式,已经不是第一次。[详细]

  5日,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对刘长民妨害公务案作出一审判决。随后,附带民事原告单位及原告人均申请撤回了对附带民事被告人刘扬、王凤雷、潘殿帅、祭建亭、许延才、吴庆成、王德宏的起诉。据此,辩护人认为刘长民的行为社会危害性小,要求判处缓刑的意见,缺乏法律...[详细]

mg视讯

上一篇:浙江兴锋阀门引领行业智能 功能化前行方向 下一篇:衬氟阀门厂家诠释-未来阀门发展方向